为什么变身“京东数字科技”?

分类: 京东刷单经验 发布时间:2018-11-20 21:26

作者 | 嘉逸

出品 | 懂财帝

争议有段时间的“京东金融”迷雾,今天终于彻底正式揭开谜底。

2018年11月20日,“京东数字科技”全新亮相,京东金融成为核心子品牌,京东数字科技为母品牌。与京东金融并列的兄弟品牌有京东城市、京东农牧、京东少东家、京东钼媒等。

在CEO陈生强看来,“数字科技”是桥梁,连接金融和实体产业。京东金融,同时为其他兄弟公司提供金融服务。

这种改变,与Google设立母公司Alphabet的逻辑是一样的,Alphabet迎接科技变革,孕育着飞行汽车、Calico、Life Sciences等与搜索平行的创新业务。

2015年,Google母公司改名Alphabet后,整个公司犹如一台创新发动机,原有机体和新业务再次迸发活力,市值增加了一倍。

5年前,诞生于电商母体的“京东金融”,不断蜕变,完成了三次大跳跃:创新消费金融产品——提供企业金融科技服务——为金融产业提供科技数字基础施设服务。

这是一个从0到1的不断创造,陈生强完成了创业蜕变。

5年后的今天,“京东金融”再次迎接数字科技时代,变身“京东数字科技”,这是从1到N的蓝图无限拓展,陈生强将创业的火把从金融延伸至城市服务、农牧等领域。数据技术、AI和IoT是京东数字科技三大核心技术能力。

5年,“京东数字科技”估值超1330亿元,长子“京东金融”走在了最前面,兄弟京东城市、京东农牧等正在奔涌而来。

对比BATJ四家巨头,“京东数字科技”首个清晰成立主体公司,成为数字科技时代勇敢的探索者。

京东数字科技的愿景是成为一家全球化的科技公司。

陈生强强调,与数字科技携手共进的五年里,京东金融从来没有想着去颠覆谁,去抢谁的生意,未来的京东数字科技,更不会去打造封闭生态。

而数字科技的本质,就是让“产业 x 科技”的无界融合,提升产业互联网化、数字化和智能化,最终实现降低产业成本、提高用户体验、增加产业收入和升级产业模式。

京东数字科技试图寻找每一个产业的数字化,开始寻找所有产业的最大公约数,其更大的目标是做一个连接政府、企业以及居民的一个数字操作系统。

“创立的第一天起,京东数字科技就坚持只做与数据和技术有关的业务。”陈生强表示在业务拓展方面,京东数字科技始终会坚持自己的原则,“市场容量和规模不足够大不做,产品没有独创性不做,不能给产业带去价值不做,跟数字科技无关不做” 。

京东智能城市、京东农牧、京东机器人……一个个新诞生的业务,正沿着“京东数科”B2B2C的逻辑开始成长。

从今年2月开始,京东城市布局,9个月的时间,便基于既有的数字科技能力以及产、学、研、管、用一体化创新机制,打造出了一套能够让多方共同服务于智能城市建设的城市操作系统。

京东农牧通过与中国农大、中国农科院等机构深入合作,自主研发并推出集成“神农大脑(AI)”+“神农物联网设备(IoT)”+“神农系统(SaaS)”三大模块的京东智能养殖解决方案。

据测算,该智能养殖解决方案部署完成1年内,可以将养殖人工成本减少30%-50%左右,降低饲料使用量8%-10%,并且平均缩短出栏时间5-8天。当前中国每年大约出栏7亿头生猪,按照这个算法,每年京东农牧智能养殖解决方案可以帮助产业降低超过500亿元成本。

京东钼媒把超过1000万的POI点位的服务内容结构化,这些POI点每日服务2.4亿的消费人群。

这种新设计的自上而下的机制,打开了一个广阔的市场,开始激发京东数字科技内部自下而上的创业激情。

在陈生强看来,产业互联网是B2B,消费互联网是B2C。京东数科的商业模式是B2B2C,去实现产业互联网跟消费互联网的结合。

对于外界热议的互联网下半场,陈生强认为,toB不是云服务,而只是其中的一个需求。京东数字科技从产业需求出发,提供包括云在内的多种数字科技服务,让整个产业数字化。

5年,三次重大战略调整,让很多传统金融人士大呼看不懂,更遑论外界普通人士。

这是一个急剧的科技时代。我们只要梳理“京东金融”的诞生与演变,就会发现这种变化,源于客户的深层次需要的演变,也是数字科技化演变。

在陈生强看来,这不是转型,而是一个自然而然的一个过程,“金融的产生实际上最早是在港口,是基于贸易的需要,所以有了金融的产生,金融一直都是跟实体企业紧密结合的。电商是一个数字化程度特别高的一个行业,最早的阶段,我们在电商的基础上形成了数字化金融的能力,去服务电商这个产业。”

1.0金融时代,京东金融的核心逻辑——消费金融产品。京东金融继承了电商基因,结合消费金融基因,孵化出了京保贝、白条、财富、支付、众筹等业务线。

这个时代,京东金融开创体现在产品首创——白条是中国第一款互联网消费金融产品,并持续领先。

2.0 Fintech,京东金融的核心逻辑——开放平台。京东金融在完成产品创新实验时候,开始输出其能力,赋能金融机构。

京东金融与国内银行、保险、券商等金融机构合作,并打通线上线下服务,并布局了城市计算、数字化企业服务、智能机器人等创新业务,服务边界不断打开,实现从金融科技到数字科技的进阶。

这个阶段,京东金融创新体现在赋能。“工银小白”是业内第一个数字银行。

陈生强认为,京东金融的五年探索,积淀了“数字化金融的能力”。他期望把这种能力服务其他行业。

3.0数字科技,京东数科的核心逻辑——数字科技服务基础设施。将金融科技数字服务拓展到数字化企业服务、智能城市,智能农业等。

“京东数字科技”CEO陈生强提出“要有光”,用数字科技之光,点亮京东金融未来。

5年三次变化,“京东数字科技”完成了自上而下的战略调整,开启自下而上的探索。

“京东数字科技”的跨越,更多体现为京东体系内海量的个人和企业需求的变化。三个阶段,基于不变的底层逻辑的演进,不断地去演进,进化。

 “京东数字科技”作为一个完全独立的公司站在市场第一线,在战略上、组织架构、人员上动手术,开始大变革。

我们可以从三个角度入手进行分析。

其一,独立主体——“京东数字科技”。

面向to B巨大的市场,京东数字科技作为独立的法人对接,开行业之先河。“京东金融”作为子公司,分解为C端的金融产品,B端的金融业务和金融科技业务。

除此之外,京东数字科技还将开智能城市服务、农牧、数字营销等不同的独立品牌。这些子品牌,与京东金融业务平行,构成了一个矩阵。

其二,架构调整——面向产品到面向客户。

目前国内的金融科技公司,用户运营和用户拓展各自围城,造成研发、运营资源浪费。京东熟客成立之后,成立科技中台服务,构建数据委员会。

与此同时,搭建以客户为中心的组织架构,成立了个人和企业两个大的服务群组。

其三、资金造血——金融与非金融业务的互补。

京东金融成为“京东数科”的造血器。根据京东金融披露的数据,京东金融已累计服务涵盖城市和农村的4亿个人用户、800万线上线下小微企业、700多家各类金融机构和12000家创业创新公司。

2017年,京东金融净收入超过100亿。2018年7月,京东完成B轮融资130亿元人民币融资,投后估值超1330亿元。

一个亮点是,京东金融2018年已经实现了盈利。陈生强指出:“金融业务是我们的收入和利润的重要来源和支撑,有了这个基础,我们才敢也才有资源投入到新业务中,也才能做更长期的规划和布局。”

京东数字科技生于巨变时代。

“能够生存下来的物种,并不是那些最强壮的,也不是那些最聪明的,而是那些对变化作出快速反应的。”陈生强援引《物种起源》感慨。无论怎么变化,他始终坚信长期价值的信仰,从事物本质出发的思考方式,纯粹的精神。

不断蝶变的“京东数科”,看到未来潮水的方向。

- END -

懂科技,懂新金融,遇见未来。

今日头条/知乎/腾讯/华尔街见闻/36氪/虎嗅/格隆汇/百度/搜狐/一点资讯/雪球/新浪 等20多家媒体入驻账号

©本文版权归“懂财帝”所有,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