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金融科技”到“数字科技” 京东金融或携手更多业态共促实体

分类: 京东小号 发布时间:2018-09-24 15:35

9月17日,有网友发现近年来在金融科技领域做的风生水起的京东金融微博认证名称已经改成“京东数科”。从“京东金融”到“京东数科”,两字之差,却含义颇大。其“更名”背后,显示的是中国最早的一批互联网金融科技服务企业由“金融科技”向“数字科技”自内涵到外延的惯性发展趋势。

我国金融服务业在科技助力下,从1.0时代的“信息科技+金融”、2.0时代的“互联网+金融”逐步向3.0的“智能金融”转型,在这个过程中,无论是传统金融机构,还是金融科技公司,双方从互不信任,到表现出强烈合作意向,再到各自发挥其核心优势,共同促进了中国金融业的蓬勃发展。

而站在金融科技公司的立场看,在助力金融机构逐步实现数字化的过程中,积累了大量的数据处理、技术应用实践能力。这种“数字科技”能力,又往往有极强的外延性,即超出金融服务业范畴,其也能发挥强大计算、风控、用户画像、行为指导等功能。科技公司可以运用这种能力帮助金融机构之外的商业企业、非商业企业、政府机构等更多业态降低行业成本、提升行业效率。两者以“数字科技”做媒,共同促进实体经济发展。

“金融科技”是金融业发展的高级阶段

金融科技发展如火如荼,已经成为大趋势。国家金融与发展研究室、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出版的《金融科技蓝皮书:中国金融科技发展报告》指出,金融科技是互联网金融的高级阶段,在过去普惠金融诉求迫切而传统金融服务不足的情况下,互联网金融在渠道端取得了快速发展,用户规模和用户体验是决定其成败的最重要一环。

自2016年以来,互联网各巨头的竞争格局基本稳定,流量成本巨大,以互联网方式改变传统的服务模式和客户获取方式已成为过去时,加之互联网金融监管不断加强,在监管、成本与技术的共同推动下,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进入到金融科技时代,掀开了中国金融行业发展的新篇章。

在以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等为代表的金融科技(FinTech)领域,2013年成立的京东金融是谈论行业时无法绕开的一家公司。京东金融在2015年最早提出“金融科技”的金融业务战略思路。现在回看,业界看到的是京东金融的远见——京东金融不是起步最早的,却是最早认清楚金融业务本质的。事实上,自京东金融提出Fintech之后不久,行业内多家头部玩家不约而同选择了“转身”,从服务C端用户转向服务金融机构。

当然,京东金融首创“金融科技”之后,金融行业创新迎来新的发展起点。2015年至今,互联网金融业务出现相应的以金融科技为基础的业务创新,包括智能投顾、消费金融、供应链金融等依托大数据、云计算与人工智能技术的投融资领域创新和以此为诉求带来的支付、征信、风险管理等业务的升级。无论是传统金融机构,还是新兴金融机构,都纷纷推进科技创新,以技术为核心驱动力,提升用户体验。

但是,在这其中,大多数金融机构在进行金融科技创新时也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对于大型传统金融机构,在于自身数据与互联网数据的不匹配,处理这些数据使用的相应风控模型就千差万别;对于中心型金融机构,则不得不直面马太效应下的获客难问题。对此,京东金融CEO陈生强曾经提出一个观点:金融的归金融,科技的归科技。

陈生强的这段话,可以理解为,任何一家公司都是有其核心竞争力的,金融机构和科技公司,因为所处的位置不同,在共同融合努力提升行业效率时,应强调发挥各自的独特优势,而非拿自己本不擅长点去和对方拥有优势的点对抗。今年博鳌论坛上,陈生强将京东金融的优势总结为对用户的洞察、对金融业务的理解、用新模式做好风险定价,而不是和金融机构拼资本金。

有业内人士指出,正是由于金融科技较为彻底的去金融化,由它所演进出来的诸多概念和技术比较底层,并且能够通过与传统金融机构的相关流程与环节进行深度融合来实现其对金融机构的再度赋能,而找到科技与金融的最佳结合点则决定着未来的金融科技到底能够走多远。

对于京东金融,能够发展到“数字科技”的关键前提,也恰恰是其在“金融科技”时代的巨大成功积淀,无论是对于“数据”还是“科技”。对此,从京东金融的官方回应透露的两点核心内容即可看出,第一,京东金融基于数字金融业务,拓展出京东城市、数字化企业服务、智能机器人等外延业务,这是其更名的原因之一;第二,即使更名,金融业务仍是重要板块,不会放弃。

“数字科技”是科技公司发展的必然方向

9月4日,普华永道发布的《2018中国金融科技调查报告》指出了一组调研数据:如果问传统金融机构从业者,金融科技改变了什么,55%的受访者会认为提升了运营效率,50%受访者则认为客户体验有所提升,49%受访者则对其施加在产品与服务创新的影响力抱有极大兴趣。

“金融科技”对金融业的改变是巨大的。但是,今年4月的博鳌亚洲论坛上,陈生强向媒体表示,未来京东金融将不再做金融,将把全部的金融资产转让给银行等金融机构,而京东金融扮演的角色是为金融机构服务,即全部业务转为To B,做科技型产品服务,成为服务于金融机构的科技服务商。此言初出,市场皆哗。

5月底,京东金融低调发内部信宣布公司将成立个人和企业两大服务群组。7月12日,京东金融宣布与中金资本、中银投资、中信建投和中信资本等投资人签署了B轮融资协议,融资金额约为130亿元人民币,投后估值约为1330亿人民币。京东金融的官方公告中,陈生强再次强调了京东金融“数字科技公司”的定位:“未来,京东金融将继续坚持数字科技战略,在数据和技术上加大投入,任何与数据和技术无关的业务都不做。”此时,人们才逐渐开始理解京东金融的战略升级思维。

短短5年的发展历程,京东金融实现了战略三步走:从直接的金融产品,到金融科技,再到现在的数字科技服务。京东金融的战略迭代看似步伐较快,实则是京东金融早早看到了行业终局,必须要实现抢先卡位。因为技术的发展速度往往超出预期,陈生强必须带领京东金融尽快进入“高维空间”,一是尽快抢占“无人区”,实现在局部领域的绝对优势,二是规避来自其他领域的“降维打击。”

纵观世界范围内那些成功的科技公司,无论是微软、IBM,还是亚马逊、谷歌,每一个科技巨头基本上都是在不断扩张自己的服务边界中找到自己的第二、第三增长曲线,继而成为百亿、千亿美元市值以上公司的。“科技”本身是中性的,对于京东金融来说,“金融科技”的下一阶段必然会是“数字科技”。数字科技既是其服务金融行业客户的技术升级,又是其扩展服务边界的利器。

过去5年,京东金融用超过千亿的估值证明了自己战略路线的正确。未来5年,运用“数字科技”这把利剑,能在多广的领域内开辟出一片蓝天,才是对这家志向“千亿美金”估值企业的最大考验。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