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露出真面目,所有人的大利好!

分类: 京东小号 发布时间:2018-10-01 02:37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作者:奔跑吧,琪哥

万万没想到!

一个我们眼中的金融科技公司,竟然搞出了一个超级机器人!

近日,京东金融突然扔出一颗重磅炸弹,发布了京东智能巡检机器人!这也是它从成立至今的第一个机器人产品!

这个机器人到底有多牛?自由升降机械臂、视觉检测相机、深度摄像头、红外热成像仪、激光雷达,甚至有超声波传感。

目前这个机器人主要用于数据机房巡检,完美代替人工。机房管理员只需一次操作,它就能自动生成巡检地图和任务!

也就是说,机房不再需要人工24小时轮岗守卫,更不需要繁琐的表格记录。只需坐在电脑面前,就能掌握机房的实时状况。

其实这款机器人在发布之前,已经经历了“生死实战”。今年618狂欢的背后,数据和网络的保驾护航者,正是这个机器人。

更猝不及防的是,机房巡检只是第一枪,接下来还有智能轨道交通巡测机器人、商超服务机器人!

消息一出,网友炸了!“京东金融不是一家金融科技公司吗?怎么搞机器人了?”、“京东金融这么不务正业吗?”

就在1周前,京东金融的官微突然改名“京东数科”。当时也是引起网友热议,甚至有人认为是不是员工失误。

而今天看来,这一切都是如此地顺理成章。京东智能巡检机器人的横空出世,便是对此次改名最有力的回应。

“数科”正是数字科技!也就是说,今天京东金融终于露出了真面目,它不是一家金融科技公司,就是一家科技公司!

回顾过往,你便会恍然大悟!京东金融所做的很多事情,看似是金融的东西,其实背后都是科技的东西!

它和工行搞的数字银行,实质就是通过技术把银行变成一种无处不在服务,让我们不用去网点,甚至不用下载APP;

它搞的安全魔方,从登陆那一刻就知道是不是坏人,让每一次支付的背后都是千万级的风险计算,毫秒级的预警。

…….

这些还只是冰山一角,过去3年,它把技术毫不保留地向传统金融开放,帮助它们去做以前没有做,甚至不能做的业务!

更惊讶的是,它还用共享单车做起了违章停车监测、救护车智能调度,甚至水质预测、用AI减少发电的污染。

这哪是什么金融科技公司?明明就是一家赤裸裸的科技公司,与其说改名,不如说它把一场酝酿了三年的阳谋,昭告了天下!

今天,我们看到京东的机器人,看到了京东金融向数字科技的改名,宣告着中国又一巨头打响了进军科技的第一枪!

中国的科技发展正迎来前所未有的重视,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已经深刻意识到,科技才是我们的第一生产力

看看这段时间震撼世界的华为芯片麒麟980,看看马云投入数千亿的达摩院和刚刚宣布进军芯片的平头哥半导体。

我们最期待的一天终于到来!继华为之后,阿里、百度、腾讯、京东,中国四大互联网巨头也拔出了科技的倚天剑!

从今天开始,不要再只看到中兴的伤疤,还要看到中国企业们纷纷觉醒,杀入科技领域,迎难而上的无畏决心。

从今天开始,不要再陷入自我否定的怪圈,要拿出十倍的自信,因为中国的科技正以百倍的速度上演换道超车。

也许很快,我们的身边将不再是钢筋混泥土的气息,不再是不能自拔的房地产,而是日新月异,与时间赛跑的中国科技!